第二百三十五章:完整的皇?不(1/3)

    ()

    ()真是个坚强的女孩儿啊。

    陆晨微微感慨,摒除心中的杂念,轻轻褪下绘梨衣睡裙的肩带,衣衫向下轻轻滑动,露出那完美的线条。

    他不敢在绘梨衣的脖颈下针,经过他的数次实验,那附近是最疼的,脊柱越偏下,疼痛感越轻。

    “我要扎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陆晨提醒道,还贴心的把枕头拿过来,让绘梨衣枕着,如果她感到疼痛难忍,还有东西可以咬。

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绘梨衣小声应答。

    陆晨不再犹豫,轻弹针剂,那白色的珠子在针剂内晕开,然后快狠准的扎入了绘梨衣的身后。

    绘梨衣的身躯猛然颤动了下,淡蓝色睡裙下一双修长的玉腿绷的笔直,像是承受着莫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她一双秀眉紧皱,如樱花般柔软的唇瓣张开,紧紧的咬住了枕头,但枕头根本不受力,于是她就下意识的咬住了那伸过来的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疼,绘梨衣这些年接受过很多治疗,注射过各种药剂,但从未有过这么痛的感触。

    但她却没有叫出声,她要做个坚强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这是Godzilla历经千险万苦为她找到的药,她如果表现的很痛苦,Godzilla一定会难受吧?

    陆晨感受着从少女口中传来的热度,以及那逐渐提升的咬合力,默然无语,只能伸出另一只手给绘梨衣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这会是个漫长的夜晚,但我会陪你度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入顶楼的房间,陆晨缓缓收回自己的手,上面有一个深深的牙印。

    不是绘梨衣的牙不够利,也不是他的皮太厚,他昨晚还使用了言灵和暴血进行局部硬化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后来才意识到的问题,他不能让绘梨衣饮入自己的血,尤其是在蜕变的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他前世使用过数不清的秘药,又是最强的秘血武者,如果昂热校长带他去做监测,他体内流的……可能一滴正常的人血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的血除了龙血的成分,还是活生生的秘药,而秘药是不能给人饮入的,有太多孩子死在秘药下。

    尽管他猜测人类使用秘药强化,能否成功和使用者原本的精神属性有关,而绘梨衣作为皇血的拥有者,再加上此时的进化精神属性已经很高,但他仍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他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晚春温暖的阳光肆意的涌入这片空间,又穿过那半透的帘帐,洒落在少女的身上。

    陆晨折返回来,看着进化完成后熟睡的少女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暖色的微光落在少女的脸上,透过帘帐又带有丝丝阴影,就像是为其遮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    少女脸上的肌肤似乎变得更为细腻了,甚至五官也有极其细微的改变,但就是这极其微小的变化,却像是大师的画龙点睛之笔,将画作的美感进一步升华。

    在朦胧的阳光下,少女美的有些不真实,像是悠久岁月前神完成的一具雕塑,在千百万年后被人在遗迹中发现,在微光下的冒险者面对着这精美到极致仿佛封印了时间的作品,只能赞叹着久久沉默,不敢伸手去触碰她,就像是害怕会惊动沉睡的美,怕她在苏醒的瞬间苍老。

    而陆晨现在就是那个冒险者,他站在床前竟怔住了,他总算明白了神性之种介绍中的那一栏,会提升魅力属性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神性之种对血统的协调优化是全面的,真正完美的进化,不应该只是单纯的强化力量敏捷这些属性,而是连陆晨不在意的魅力属性也强化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有些奇怪,明明自己尼伯龙根计划过后,魅力也小涨了一波,但他没看出自己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是他涨得不够多?还是说魅力属性并不单指容貌?

    他看着绘梨衣洁白水润的肌肤,不禁感慨空间给他的龙血之种和龙血结晶是什么垃圾,每次用着老疼不说,还排一堆脏兮兮的东西。

    神性之种不愧是传说级的道具,连进化的过程都是那么优美,没有丝毫污渍排出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绘梨衣悠然转醒,就像是神造的雕塑睁开了眼,活了过来,那琉璃般澄澈的眸子似乎还有几分疑惑,又像是刚刚睡醒还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“Godzilla……站在那做什么?”

    绘梨衣坐起身子,看向站在窗边的陆晨,揉了揉眼睛,但她眼角并不存在什么分泌物,她只是刚刚睁眼,习惯性的做了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她又清醒了起来,她欣喜的感受着自己的身躯,又带着些许激动的看向Godzilla,她能肆意的开口说话了!

    体内原本在缓缓侵蚀着她的龙血,如今就像忠诚的臣子那般稳定安宁,只是在坚实的为她贡献着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试,但原本感觉无法控制的高危言灵,如今竟感觉有些随心所欲,她再也不用担心失控,说话时会触发言灵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?”

    陆晨关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