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:绘梨衣先到床上趴好(1/3)

    ()

    ()“绘梨衣?”

    陆晨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失常。

    他早知道绘梨衣没什么常识,也经常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一脸淡定的脱衣服奔向浴室。

    如今在他面前没有次卧这个避风港后,他才发现,原来这是如此刺激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对于绘梨衣来说,她可能只是在问话,请求帮助,这个女孩儿或许还并不太懂得羞涩是怎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Godzilla?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那濡穤动听的声音传来,是绘梨衣鼓起勇气开了口,她的小本本被“抢”走了,她又很担心看上去有些异常的Godzilla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少女也并非陆晨所想的那般淡定,她贴在陆晨背后的那一双手,感受着少年身上逐渐升高的温度,和愈发猛烈的心跳,她那娇嫩的脸颊上也染上了一丝如樱花般的色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为什么,但她觉得这样做,心中有些乱,身上有些烫。

    她感觉这样做是不好的,少女羞涩的本能让她想要逃跑,但她又很担心异常的Godzilla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白天在战斗中受了伤?会不会在深海中留下了什么后遗症?

    最终,还是陆晨强大的精神压下了杂念,强作镇定道:“我没事,绘梨衣先进浴室吧,我去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绘梨衣闻言,小心的控制自己,有些不确定的问道:“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陆晨操控着自己的肌肉,控制着自己的心跳,慢慢平息了下去。

    绘梨衣这才点了点头,拉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陆晨这才长出一口气,走出门外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康斯坦丁有多么强大,但他感觉应该不会比今天的战斗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他回到自己原来的房间,把绘梨衣一些散落在地的宝贝收入箱子中,看向靠在墙角的喜喜,“你还真是立了大功啊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提起箱子,一手抱起大熊猫布偶,回到了房间,将小黄鸭通过门缝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坐在沙发上,开了瓶之前凯撒兄提过的香槟,打开电视,大口大口豪饮,但电视中的声音开的再大,也压不住浴室中小声传来的声音,就像是有一千只蚂蚁在他心头爬呀爬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慢,又好像很快。

    绘梨衣洗完了,好在她听从了陆晨的嘱咐,洗完澡有好好穿睡衣。

    今天樱小姐为绘梨衣准备的是淡蓝色睡裙,腰身处微微收束,宽松之余又不嫌臃肿,完美贴合着少女柔嫩的腰肢。

    刚刚出浴的绘梨衣长发湿漉漉的,几滴水珠从酒红色的头发上滴落,划过脸颊水润剔透、又因热浴透着一丝绯红的肌肤,最终滴在少女半露的香肩上,浸润在一条细细的淡蓝色绳带中,停下了它们惊心动魄的冒险,再也抵达不了绳带后面的新世界……那莹白的玉臂。

    这身水群下摆略短,自那晃眼的白腻向下,是线条优雅的小腿,一双还沾着水珠的玉足踩在罗马灰的地板上,被衬的白皙晶莹,如同点缀在上面的宝石。

    自远处看来,这就像是在夏季雨后绽放的一朵蓝雪花,清绝出尘。

    陆晨只想到了前世在少有的文化课中学到的一句诗词:

    态浓意远淑且真,肌理细腻骨肉匀。

    “这是樱小姐准备的?”

    陆晨回神后,微微移开目光,问道。

    绘梨衣洗完澡后感觉人又精神了些,坐在陆晨的身边,拿起桌上的小本本,“是樱小姐送我的,之前我问了她应该穿什么衣服。”

    陆晨愣了下,“上次那身衣服也是樱小姐送的?”

    绘梨衣呆萌的点点头,随后有些期待的举起小本本,“Godzilla觉得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看,绘梨衣漂亮极了。”

    陆晨在这方面的词汇量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但绘梨衣却很开心,“下次要好好谢谢樱小姐,也要谢谢哥哥呢。”

    陆晨听了也不意外,他听源兄说过,樱小姐作为一个忍者,可以扮演多种角色,在生病时还会Cos成护士照顾源兄,只是他见到樱小姐的时候对方都比较正经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百变忍者,樱小姐应该是很懂穿搭的,绘梨衣去请教对方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有些疑惑,“为什么还要谢你哥哥?”

    这和源兄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绘梨衣微微侧了侧脑袋,出浴后香波的气息在空气中发散,“因为樱小姐说,她是请教了哥哥后才得出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陆晨沉默了几秒,樱小姐明明自己就很懂了,为什么还要专门再去问源稚生?

    他在脑海中回想起那个沉默寡言的樱,忽然间恍然大悟,用芬格尔师兄的话说就是……樱小姐竟在第五层!

    当然,可能那个想要去卖防晒油的象龟,根本就没窥破人家女孩儿的心思。

    陆晨又看了眼绘梨衣,点头道:“确实要谢谢你哥哥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