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二章:绘梨衣:有多大?(2/3)

晨切到那张照片,是他在大王乌贼逃跑前抓拍到的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绘梨衣在小本本上翻页又写道:“一定够Godzilla吃好久。”

    陆晨想了想道:“但按照源兄的说法,它可能很难吃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将屋台车拉到烤炉旁边,开始了他的厨艺表演,同时也看着这些年轻人。

    樱正在神情严肃的帮源稚生刷着烤肉酱,像是在进行精密的忍者作业。

    陆晨和绘梨衣坐在一起小声私语,不时露出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源稚女则是专心的烤着丸子,不时偷看一眼哥哥,嘴角带笑。

    皇血是诅咒?

    上杉越无声的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大家这不也……挺幸福的吗。

    幸福到,让他感觉这是不真实的。

    我这样的罪人,也可以儿女双全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共进晚餐吗?

    源稚生的声音打断了上杉越的思绪,“老……师傅,我们在等主食,听陆兄说您的手艺很好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笑了笑,应声道:“好勒,尽请期待。”

    说罢,手上飞速的动了起来,家族教授给他的剑道技巧被运用在厨刀上,快如残影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在客厅中央的大桌子上,每个人面前都摆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。

    上杉越、绘梨衣和陆晨坐在一边,源稚女、源稚生和樱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六人同时双手合十,“我开动了。”

    跨越十几二十年的时光,这一家人第一次……围在一张桌子前,共进晚餐。

    “稚生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在饭桌上,上杉越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源稚生愣了下,答道:“今年二十四了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有些感慨的样子,“都这么大了啊,在我们那个时候,你应该已经成家立业了才对。”

    源稚生作为蛇岐八家的少主,甚至马上就要成为新的大家长了,要说立业那可以说是做到了巅峰,但成家吗……

    源稚生不知道为什么,被眼前这个应该是自己真正父亲的老人提了这么一嘴,有些莫名的紧张,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然而樱只是一本正经的吃着拉面,就像是在完成一项任务。

    “成家对我来说还太早了,毕竟战争……”

    源稚生说道一半,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战争……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随着赫尔佐格的死亡,风间琉璃的消失,猛鬼众已经名存实亡,神也已经死了,蛇岐八家的宿命终结了。

    他原来……真的自由了吗?

    “源兄,你要去法国卖防晒油吗?其实你挺有这个天赋的,我感觉你推荐的防晒油不错,凯撒兄用了也说好。”

    陆晨吞下一口拉面,竖起大拇指道。

    源稚生有些无语的看了眼陆晨,心说你根本没用我推荐给你的防晒油,你那哪是觉得防晒油不错,你是觉得我妹妹……被你涂防晒油不错吧!?

    “卖防晒油?”

    上杉越也愣了下,不曾想自己的大儿子,竟有如此“远大”的梦想,“不过听起来好像也很不错啊……法国吗?”

    他有些想回去看看了,或许在回去之前,他应该去中国一趟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有些事终将还是要面对的,他不怕妈妈诅咒自己下地狱,但他希望妈妈能祝福她的孙子孙女们。

    “卖防晒油吗……”

    源稚生有些怅然若失的喃喃自语,随后摇头笑了笑,“或许将来吧,现在的蛇岐八家还需要我,稚女的事也总要给家族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关于源稚女,最后经过商议,他将接过源稚生的执行局局长位置,负责收拢处理猛鬼众的残党。

    如果是还可控并且没有犯下大罪的,他们就收容重新教导,如果是罪无可恕、堕落到不可挽回的,就按照老方法处理。

    曾经的极恶之鬼,如今化为了最强的斩鬼人。

    真是戏剧一般的反转。

    至于源稚女本人的意愿,他人格回复后,虽然很厌恶杀戮,但也想力所能及的帮哥哥做一些事,除了上班时间,他将会跟着上杉越去教会做一些慈善活动。

    有些罪孽是死洗刷不了的,尽管是王将驱使风间琉璃犯下得罪,但他仍愿意去偿还弥补,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好,让人们的生活更加安定。

    而说到他是否有这个能力,那是肯定的,风间琉璃就是他,他就是风间琉璃,不会说因为恶鬼人格的消逝,他就又变成了没有任何力量的山中少年。

    毕竟皇血在他体内流动,进化药的力量已经把他推到了失控的边缘,就算他没有什么战斗技巧,也不是一般的混血种可以打败的。

    并且因为这次日本的事有秘党的帮助,源稚女承诺如果秘党有需要,或者说陆晨有需要的话,他随时愿意接受征召,踏向屠龙的战场。

    但被陆晨笑着拒绝了,在他看来,源稚女根本不会战斗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页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