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:刑罚(慎入)(1/3)

    

    陆晨从地上捡起被尸体压藏着的懒惰和妒忌,走到八岐大蛇面前,看着这只苟延残喘的残骸躯壳。

    八岐大蛇仅剩的那颗头颅感受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前,睁开那双硕大的蛇眼,一双黄金瞳尽管虚弱,但在风雨中仍旧有着极强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祂下意识的便要使用言灵,杀死这个胆敢冒犯祂的混血种。

    但祂又顿住了,祂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年,与那一双更加刺目的赤金色眸子对视,感受到了那如君王般的气势,像是要直接把祂压垮。

    不……这个少年的血统并没有那么高,但祂的气势堪比君王,甚至比君王更加凶恶!

    像是自尸山血海中走出的终极战士,他曾穿过千军万马,斩下君王的首级,所以少年并非君王,身上的气势却如同即将登陆的漆黑海啸,吞天噬地!

    “真是无趣啊。”

    陆晨收刀入鞘,硕大的蛇头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这次日本之行一切都很完美,除了在战斗方面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白王残骸应该是初代种级别的东西,但没想到弱到连次代种都不如。

    他查看了下起源空间的菜单,皱了皱眉,他只到账了起源币,看来白王残骸的确并不等于八岐大蛇。

    从之前赫尔佐格的话来分析,白王残骸应该还在八岐大蛇的体内。

    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下一刹,雨幕在他周围暂时停滞了,狂风被银色的刀光劈开,又在暴力之下逆转了方向,带着刺耳的音爆声冲向天际,空气中只有那飘洒的血雾,和数不清的肉糜。

    陆晨没有那么感兴趣,也就不再想了。

    奖励到手,他放心的挥刀血振,转身后血雨瓢泼而下,血雾被回卷的狂风吹向天际,又被暴雨冲刷殆尽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走回绘梨衣身边,将那柄被风吹得有些歪了了黑伞竖直。

    “Godzilla……哥哥他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绘梨衣通过余光看到了另一边的动静,有些好奇的问道,她今天格外的大胆,完全放弃了用小本本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她……想让Godzilla听自己的声音,在暴风雨中,她感觉文字传达不了自己的……思念。

    陆晨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解释,最后只是委婉的道:“他们在参加大家长的葬礼。”

    绘梨衣点了点头,目光平视前方,不再关注那边,因为Godzilla刚刚让她看这个方向,她一向很听话。

    至于哥哥他们在做什么,她也不是那么关心,只要Godzilla在身边就好。

    她柔嫩温凉的小手被一股火热的温暖包裹住了,让少女脸上更添了几分血色,温度自五指相交处传来,一直暖到心坎儿里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泥泞中,赫尔佐格的头被上杉越踩在泥水中,身躯疯狂的扭动扑腾,然而孱弱如小丑的他,在完整的皇面前,就像一只虫子。

    “先放开他吧。”

    源稚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上杉越有些疑惑的看向大儿子,“稚生?”

    源稚生也不看地上从泥水中挣扎抬头的赫尔佐格,而是看向上杉越,看着这个摘下面具后的老人。

    今天上杉越穿着一身西装,脸带杀气,丝毫看不出是一个拉面师傅了,愤怒的情绪让他又变回了当年的那个黑道至尊,但此时面对着大儿子的凝视,他身上的气势又渐渐衰弱,内心忐忑。

    源稚生几次张口,但都欲言又止,最后转移了视线,又看向地面上爬动着想要逃跑的赫尔佐格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,叹了口气,抽出蜘蛛切,拦在了赫尔佐格面前。

    “稚生,稚生,是我啊!”

    赫尔佐格用手肘撑起前伸,另一只还算完好的手疯狂的抓住了源稚生的裤腿,抬头间带着讨好的笑容,泥泞污水在那张老脸上滑落,显得丑陋狰狞。

    “老爹。”

    源稚生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赫尔佐格连忙点头,眼中露出希望的神采,“对对对,是我,我是你老爹啊,这些人都是猛鬼众的成员,陆晨也和猛鬼众同流合污了,快带我走!”

    他想起来,源稚生是没有听到他的自白的,他或许还能凭借花言巧语逃过一劫?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又惨叫起来,蜘蛛切贯穿了他抓住源稚生腿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在雨水的冲刷下,源稚生的刘海耷拉了下来,盖住了那双黄金瞳,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眼神,只有赫尔佐格在下方抬头,才能依稀间看清那是何等的冷漠……冷漠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我是那么的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源稚生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“我是那么的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他又淡淡的重复了一遍,声音不大,但任谁也能看出他压抑的愤怒,连握刀的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曾把你……”

    源稚生低头看向赫尔佐格,“……当做真正的父亲。”

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