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九章:终将以残暴而结束(1/3)

    

    赫尔佐格践踏着源稚生,放声狂笑,一点不像是个走到末路的人,他转头看向源稚女,“心痛吗?”

    他揪起源稚女的衣领,带着戏谑的笑,“你刚刚是不是感觉很自得,就像你之前在红井上,以为不出手,我就没办法了?”

    源稚女看着赫尔佐格,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赫尔佐格抬手拥抱天空,“你们就是废物啊,你以为你是必须的?但其实你已经没用了,我仍掌控着最强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了指身后,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离这里不远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他笑的是那么的猖狂,“自始至终,我需要的都只是……你们的妹妹啊。”

    源稚女惊惶的看着那辆黑车,车门开启,一个同样带着能剧公卿面具的人走了下来,随后拉开另一端的车门,一个穿着巫女服的少女下车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跟你说话的时间太长,是在浪费时间?我错过了处理神的时机?”

    王将嘲讽的看着源稚女,“不,我只是在等三号玩具罢了,这种程度的神,就算是完全状态,她也能轻易斩杀,而她将成为的进化的容器,就像是研制天花疫苗的牛。”

    风雨中视线不是很好,但他看着那朝自己走来的克隆体和绘梨衣还是激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快,随便谁都行,把真正的神给我取出来,尽快开始。”

    赫尔佐格的话是对绘梨衣和克隆体说的,虚弱的八岐大蛇对于克隆体也不算什么,只要不是他以身犯险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为您进化吗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赫尔佐格有些疑惑,不知是不是风雨声遮掩的缘故,他感觉对方的声音有些不对,但还是催促道:“快点,海面上的战争快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绘梨衣!绘梨衣!快跑!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对方可能已经被控制住了,但源稚女还是放声大喊道,他惊恐极了。

    原来赫尔佐格真的赢到了最后,他马上就要登基了!

    赫尔佐格回身,恶狠狠的看向源稚女,随后又变脸一般带上了欣喜的笑容,自得的不行:“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我总有后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似乎是还想再宣泄下他的兴奋和那残暴的欢愉,于是又抬脚踩向源稚生。

    带着污泥的黑色皮鞋甩出污水在源稚生的胸膛上,但没能踩上去,他的脚停下了,被一双套着防护服的手抓住了。

    赫尔佐格带着些许疑惑和惊恐,看向躺在源稚生旁边的一具猛鬼众的尸体,尸体居然活了过来,而那双沾满污泥的防护服手套,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脚腕。

    源稚女也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一幕,心说难道是这个猛鬼众没死,醒过来后听了王将的话也很气愤,所以要暴起杀人?

    “放手!”

    赫尔佐格奋力的挣扎,然而他本人并不强,顶多就比健壮的成年男子强一些,他用尽浑身力气也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,快把他给我杀了!”

    赫尔佐格对身后的克隆体和绘梨衣叫喊道,心中暗道晦气,计划都快成功了却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他还没意识到问题的所在,因为他本人是个很弱的混血种,猛鬼众中服用过进化药,能牢牢抓住他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绘梨衣和“王将”都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赫尔佐格气愤的叫骂,“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克隆体说的,绘梨衣不动他可以理解,毕竟在梆子的影响下可能有些呆滞,但他的克隆体怎么还不动,他的“编程”是完美无缺的,不可能出现背叛。

    在他的叫骂声中,“克隆体”终于动了,带着绘梨衣朝他走来,让赫尔佐格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片刻的,因为抓住他脚腕的猛鬼众成员开口说话了,“看来是本体没跑了。”

    赫尔佐格惊恐的看着那个渐渐起身,把他掀倒在地的猛鬼众成员,地面浑浊的泥水溅起,倒灌入他的口鼻,但这都不如眼前人带给他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他很熟悉,不如说他自从惦记上这个人后,每天都会观摩和对方有关的影像和音频。

    “猛鬼众成员”摘下脸上厚重的放毒面具,露出一张俊朗阳刚的少年脸庞,原本机械上的舞台灯光打在少年脸上,照的清清楚楚,是陆晨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可能……你应该已经死在海底了!没有人能扛得住深海的水压,何况还有无尽的尸守群!”

    赫尔佐格在泥泞的地上挣扎着疯喊道,同时又看向自己的克隆体,宛如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如果克隆体和绘梨衣联手,再成功引出操控风间琉璃的话,能不能和陆晨一战?

    陆晨撕扯掉那身穿起来不太舒服的防护服,露出他黑色的作战服,“如果你还是个假的,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旁边听了很久,也忍了很久,连源兄被如此折辱,他都忍下来了,就是要让上杉越带着绘梨衣来后进行最终确认。

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