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:源稚女苏醒(1/3)

    

    墙壁倾倒,室内的榻榻米中央露出一个大洞,连接着下方的房间。

    屋内的各种杂物被吞吸,随着那些残渣一同坠向下方,尘埃飘荡在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焦糊的气味儿。

    上杉越对黑日的掌控力远超世人对皇的想象,他可以豪放的使用,也可以细致的使用,只因他是真正完整的皇。

    此时榻榻米的周边还有着燃烧的火苗,天花板上的灭火器开始运作,而上杉越则是走到次卧的阳台,拉开了门,打开窗户通风。

    而绘梨衣所在的大厅一边的窗户,都被窗帘遮盖着,即使辉夜姬手眼通天,这里发生的事它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外面的狂风席卷入这片空间,屋内的气味儿瞬间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将左手中握着的小半截手臂扔在地面,他可是个天主教信徒,天主教他做事不能做绝,所以他留了一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先是走到洗手间,冲洗了下手,然后才回到绘梨衣身边。

    “绘梨衣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叫着女儿的名字。

    绘梨衣微微回神,她刚刚听到某种声音后,忽然感觉思维有些停滞,仿佛进入了梦中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绘梨衣拿起手机疑惑的打字道,这里是她和Godzilla的房间,为什么会有别人在?

    “陆晨那小子让我来保护你的,他所猜的不错,果然有人来对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看向窗外的暴雨,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就位。

    听到陆晨的名字,绘梨衣的眼睛亮了起来,有些希翼的打字问道:“Godzilla没事的,是不是?老爷爷知道Godzilla在哪吗?”

    聪明的绘梨衣听出了老师傅的话外音,既然是Godzilla安排老师傅来帮忙的,那Godzilla应该预料到了现在的状况才对。

    那Godzilla又怎么会死呢?

    上杉越看着绘梨衣水润的眸子外略微红肿的眼眶,就暗骂陆晨是个没良心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对方是为了彻底除去后患,而自己那个傻乎乎的大儿子着实没什么演技,绘梨衣又太天真,容易被人套话。

    他也检查过这间房间,的确没有摄像头和窃听装置,但他们不能排除王将是否还有其他获取情报的方法,如果源稚生在陆晨坠海后表现的很淡定,而绘梨衣又一点都不伤心的话,谨慎的食尸鬼是不会露面的。

    蛇岐八家中除了犬山贺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还活着,他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,游离在世界外的人,但这个身份如今却帮到了他。

    王将千算万算,却算不到还有一个战力凌驾所有日本人之上的老皇帝。

    假身这种级别的货色,再来十个上杉越也不会感觉麻烦,体能逊色于他的对手,在他的言灵面前,来多少都是送菜。

    “放心,那臭小子没事,我带绘梨衣去找Godzilla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上杉越往次卧走去,“绘梨衣稍等下,我换身衣服,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在绘梨衣疑惑的目光中,过了一分钟,上杉越穿着一身西装走了出来,脸上还带着能剧公卿面具。

    “别怕,是我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将面具取下,安抚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拜托犬山贺根据仓库中的原型做出来的,他和王将的体型差的不多,如果只通过辉夜姬调动街道上的一些摄像头,在远处来看的话,是看不出太大分别的。

    起初他觉得陆晨太过谨慎,但对方跟他科普了辉夜姬现在的能量后,他觉得谨慎一些总没错。

    王将的身上的确没有什么通讯装置,但不能排除他会在远处调动辉夜姬查看计划的进度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?”

    绘梨衣并没有表现出恐惧的情绪,不如说她在听到Godzilla没事后,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之前她没注意,都不知道有一个带着能剧公卿面具的人来过,只是有些疑惑房间怎么被破坏了,希望Godzilla回来后不要怪老爷爷。

    “因为出席人的葬礼,要穿正装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面具下的脸十分阴沉,但还是对绘梨衣和煦道:“走吧,绘梨衣,我们去找你的Godzilla。”

    上杉越带着绘梨衣走出门外,乘着电梯下楼,也不顾风雨,直接走出了东京半岛酒店。

    看着绘梨衣娇柔的身形在风雨中飘摇,上杉越心疼的不行,但也知道王将是没有带伞的,也不会特意给绘梨衣打伞。

    他带着绘梨衣快步走向路边,那里有一辆停好的罗尔斯.罗伊斯,他拿出刚刚在杀死王将前从其口袋中取出的钥匙,打开车门,带绘梨衣上了车。

    目的地,赤鬼川下游,真红之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真红之井外围,一间小木屋孤零零的立在树林中,像是猎人的临时休息地。

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