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:王将的言灵,暴怒的上杉越(1/3)

    

    是的,源稚生现在明白了,很多人其实是不用死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他们三兄妹的存在,也就没有王将的野心,在这场残酷的黑道战争中,有多少人死去了?

    而他们还活得好好的,因为有人觉得他们还有价值。

    他们的生命,是踩在无数尸骨上的,所以他们的罪也如山一般沉重,死后应该是要下地狱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自说自话的风间琉璃,有些感慨,如果不是知道了某些事,今天他应该是来找弟弟……共赴黄泉的啊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还记得我们那次去看流星雨吗?我们爬了几个小时的山……”

    风间琉璃被压在原地,似乎没有感觉,仍在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最后我们也没有看到狮子座的流星雨,但我还记得梅子饭的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的源稚生终于开口了,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风间琉璃停下了对往事的叙述,雨水从眼角滑落,也不知里面是不是混着泪,他笑着道:“这个世界总是这样,一个人想说,另一个人却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微微沉下身子,“那我等下再慢慢讲给哥哥听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雨幕再次被气流切开,源稚生的身影腾飞而出,撞断不知多少颗树木,在刀兵相接的火花中,他只是淡淡凝视着弟弟的眸子。

    在风间琉璃狂潮一般的攻势下,他的四肢都爆出血花,在雷雨声中,他能听到对方的狂笑,“……在哥哥变成一个合格的安静听众后,我慢慢……讲给你听!”

    源稚生只是“艰难”的抵挡着攻击,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多,但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比上次见强多了,但还是太弱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手下貌似都叛变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他们似乎快要捕获那东西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、哥哥、哥哥、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最后,风间琉璃每斩出一刀,都疯狂着叫喊着那两个字,但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丝毫兄弟间的温情可言,只是无尽的狰狞,如同地狱的恶鬼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恶鬼,极恶之鬼,来向哥哥复仇的鬼!

    另一边,真红之井附近,一群猛鬼众成员和关东支部的人围着八岐大蛇进攻。

    这位从圣骸中孕育出来的八岐大蛇,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。

    尽管在进化到极致的风间琉璃面前有些不够看,但面对普通的混血种,就算只剩一颗头颅,也占据了优势。

    祂可是掌握了白色皇帝权能的躯壳,水流,雷霆,狂风,环绕在他的身边,诸多言灵释放,将这些弱小的虫子碾死。

    祂战胜不了那个疯癫的年轻人,只是因为对方太快了,普通的言灵根本追不上对方的脚步,威力也不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但对付这些普通的混血种,祂扔显得游刃有余,甚至击杀他们后,吞噬了不少血肉,身体上的伤口在逐渐愈合,有新的肉包鼓起,要长出新的头颅。

    猛鬼众的人一反之前的怂态,此时都不要命般的前扑后继,刚刚完整形态的八岐大蛇看起来不可战胜,所以他们只能躲在风间琉璃的身后。

    但这会儿八岐大蛇只剩一只头了,他们有机会!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分钟,八岐大蛇最后一颗头颅喘息着垂落在地,祂似乎耗尽了这具躯体所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在祂面前,是遍地的尸体。

    曾经高傲自命不凡的明智阿须矢被水箭刺穿了胸膛,眼神空洞的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影秀的短刃卡在自己脖颈中,是被突然显化的无尘之地给挡回来卡死的。

    关东支部唯一的生还者是有名的騒货小蓧,她曾经成功勾引过关东支部除了明智阿须矢外的所有男人,但显然八岐大蛇对女人并不感兴趣,她勾引男人的功夫救不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此时她被吸血镰划中,腹部大量出血,没有及时的救治,大概率也活不过今天了。

    狂风自东方袭来,白影压着黑影掠过泥泞的大地,带起一列暗红色的水幕,水幕盖过小蓧苍白的脸,在暴力的冲撞下,她如同一个破布娃娃般被击飞到树上,曾经妖娆美丽的身段变得扭曲不堪。

    她的功夫或许对某些男人有用,但在战场上还活着的两个男人眼中,此时都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碎石迸溅下,源稚生被风间琉璃抵在了真红之井凸起的井壁上,风剑琉璃的瞳孔中像是有着曼陀罗花纹在转动,源稚生的眼神则沉默如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京半岛酒店,一位穿着西装,带着能剧面具的人穿过了自动门。

    大厅内避难的群众都纷纷惊疑不定的看向那人,因为这家伙明显看起来像是“可疑人士”啊。

    但面具人并没有和任何人搭话,无视了朝他走来的服务员小姐,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电梯,口中还哼着某种老歌。

    “自己”现在心情的确很不错,不如说好到了极点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  • 上一章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